社会的盲区

当被赶出家门的69与……X相遇?!(绝对6918、XS)

69:呐,恭弥~~陪我一下嘛~~~(缠着在处理风纪财团文件的某人撒娇状)

18:(黑化)滚!再烦就咬杀!

69:哦呀哦呀~~可以啊~【反正也算陪我了】

18:(拉开门,拎小猫状把骸扔出门外)再吵就不用回来了……晚上十点以前你回来试试?!

69(泪):恭弥你不要我了么……

18:(皱眉)不是喊你十点以后回来么……

69:这还不是不要我了?

18:(皱眉,欲解释)……(嘭地一声把门关上)【反正这缠人的白痴还是会回来的吧】

69:(对着门板,浅笑)算了,等他处理完文件我再回来吧……

====================================================

69:(在街上闲逛不知去哪里,最后走进了一家酒吧,坐下,还没点酒,往旁边瞥了一眼,微微吃了一惊,随即摆出那张玩世不恭的笑脸)是你啊,XANXAX,被你家那位赶出来了么~

X:嘁,垃圾。

====================================================

这边是由于某人要吃牛肉,要求超标。S生气了。后来X改口:不然,吃你这垃圾也可以。然后就被赶出来了……

====================================================

于是两人边聊天边喝酒,内容无非就是些琐事。

渐渐地由于酒精作用神智不清了。

X:(扯着69的长发,皱眉)怎么你也是长发啊,天野垃圾,我说这是设定重复吧<=其实是在为家里那位不平

69:(嘲讽地笑)你才是,为什么跟我家恭弥那么像啊?!

X:……

X:(镇定)其实我是他大表哥……

Fin.
大表哥
a>

题目:家庭教师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1. 2010綛?%topentry_month>??31? 22:08 |
  2. [同人文]6918
  3. | 引用:0
  4. | 留言:0

-漠视的真正理由- (6918 ONLY)

走在十年后的并盛街区,云雀恭弥没有兴趣去看十年间心爱街道的变化,相反,满脑子都是自己十年前下定决心要咬杀的家伙突然出现又消失的场景。

【 十年后的骸,即使是密鲁菲奥雷的机密都是发到风纪集团的电脑上,那么十年后的自己与他应该很——亲密吧。】云雀不知道为什么会用“亲密”这个字眼,但形容关系很好的词,不善表达的他好像只知道这么一个。

但他说:“好久不见,泽田纲吉”他说:“去吧,把大空之子带到并盛去,泽田纲吉”,他没有理自己,有的只是漠视。

那时候,一瞬间,心中好像升起了怒气,云雀以为那是没有收到猎物应有的尊重,而产生的不满。

食草动物的感情,他从来都不是特别清楚,心里的感情对他来说只有两种——黑色和白色。真的只有那么简单,黑色的生气一点,白色的开心一点。而其他细小的感情全部可以类似“指数”的东西归入这两类。今天他很不爽,仅此而已。

因为没有细小的划分,他没发现,这——其实是嫉妒。

=========================================================

不知不觉就回到了风纪,云雀才发现,一路上,想的全是那欠咬杀的家伙的事,从第一次相遇,到这次不知为何给他造成无限影响的实体化。

拉开和式房间的门,他发现有他人的气息,习惯性的抽出一支拐子。

黑暗中看不清楚,只知道有人站在床边,看着夏夜。清冷的月光薄薄的晕染在他周身,看起来,像在等待着谁。

听到有人拉门的声音,静静地转过身——

“回来了啊……云雀……君。”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用十年前的称呼。

听到那个没叫过几次却也分外熟悉的称呼,云雀感觉好像松了一口气,胸口的窒息感减弱了一般。

但回风纪的路太长了,而那些场景给他带来烦恼的时间也太久了,说出口的话,依旧不近人情——

“你在这里干什么?等着被咬杀么。”

【干什么啊……】其实骸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要来这里,也许只是一种习惯。十年后的这里没有自己的家,或者说——从来未曾有过,从出生,一直到现在。再加上一直都在复仇者监狱,突然出来了,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彭格列基地么?自己不过是抱着游戏的心态加入了这个对他来说意义不算大的家族——【为什么还是加入了呢?】因为当初小婴儿说可以见到云雀恭弥。

于是与他们有了交集。但即使救了他们,即使是雾守,即使可以与他们一起称作同伴,仍然不想去那里。因为那人讨厌群聚——不在。

而后想起了十年间自己常常实体化去打扰云雀恭弥,说几句话,惹怒他,等他冷漠的表情终于有了感情——抽出拐子咬杀他时,又逃开。其实只是想他了,想看看他,希望他不要因为长时间不想见而——忘了自己。

于是记忆中只有他的住所,便不由自主的来了。

“嘛,云雀君好像很生气呢,因为没有能够咬杀白兰么~~”避重就轻的逃开了他的提问。

“哦?要咬杀的人不是在这里么?”扬起嗜血的笑。

“那么,理由呢?我既不是食草动物也没有群聚啊~”

【是啊,为什么呢?心里面那么不爽……】脑海中突然又浮现了骸出现后只叫了食草动物名字的场景——【因为,被漠视了么……】

“哦呀哦呀,因为被漠视了啊——”听到云雀轻声自问,骸重复了一遍,【这已经让你疑惑到可以轻声说出来的地步了么——】

“那么,是吃醋了么~”用戏谑的笑继续问道。

听到这句话,云雀蹙起了好看的眉,捏着拐子的右手,不知不觉中加大了力度。【我吃那家伙的醋?】随即笑开——

“吃醋什么的我不清楚,只是我现在很不爽,你将在这里被咬杀。”云雀发现,最后这句话很耳熟。十年前,自己也这么对六道骸说过啊——在那片幻觉制造出的樱花树下。

回过神来发现面前的人弯着腰,抑制不住的笑声从双肩轻颤的那家伙那里传来。

又皱起了眉头,冷眼看着。

过了一会儿,莫明的笑声终于停了下来,他抬起头,笑着看着自己。

“你笑什么?”

又被盯着看了许久,直到已经有些不自在,才听到答案,从那上扬的嘴里说出来:“在笑我自己——”

“……”听到这样的答案,有些疑惑,不知该用怎样的理解。

“笑我自作多情地以为那会给云雀君添麻烦。虽然那时我也想叫你的名字,但是太亲密的话,会被误会吧。才改成了彭格列的名字。守护者叫首领的名字,多多少少会自然些。”

静静地听着这些叹息般的低语,犹豫着不知该说什么。

“呐,云雀君那么怕麻烦的人,因为我被误会的话,会被你讨厌吧——不,或者说,对你而言,我一直很讨厌——那么十年前的你,就更不会亲近我了吧。”没有了你在我身后追逐的身影,这十年间,我又该如何度过?用怎样的回忆支撑呢?

云雀发现,原来那个总是一脸戏谑的笑的家伙,那个总是惹怒他的家伙,那个对自己说“再在我面前跪下来吧”的家伙,竟然——也会有这样寂寞的笑容——

被食草动物误会什么的,麻烦什么的,其实自己根本不在乎。

看到那家伙这个样子,才让他真真正正的难过。他的话,仿佛一滴蜡,不经意间滴在了心上,先被灼伤了,凝固之后——却是那样揪心。心里好像泛起了某种名叫温柔的东西,一种和云豆在一起才会有的东西。

无意识地迈起步子,仅靠着本能的驱使,走向那个突然安静下来的欠咬杀的家伙——只是想,安慰他而已啊……

没拿拐子的左手轻轻举起,触到他的脸颊,凉凉的水蓝色发丝从指间滑过,小心翼翼地发出那个陌生的字眼——

“骸——”

心里的什么东西好像随着这个字改变了,一泻而出——连自己都怔住了。

想不到这个字,叫起来竟是如此亲切。

六道骸猛地抬起头,诧异的看着身前的少年,与十年后云雀的身影重叠,蓦然发现,自己其实早已被接受。

缠着他也好,惹怒他也罢,如果不是骸的话,那样一个桀骜的云雀有如何忍得住不动拐把他三两下解决?追逐、咬杀、戏谑,不过是他们相处的模式罢了。那个口口声声说着“咬杀”的男子,其实只是不善表达,面对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实体化,说着不相干的话,戏谑的笑着的那个人,不善表达的他,能说出口的思念,也不过是——咬杀……

【原来是这样啊】

骸抬起右手,抚上轻轻触在自己脸上的那只手,生怕惊动什么——可手背突然被微凉的温度覆盖让他条件反射的把手抽回。不料却别紧紧握住。

“你……”云雀惊诧的看着骸少有的认真表情,说不出话来。

就这样,六道骸握着云雀恭弥的手,静静地让月光从窗外洒进来……无声无息。

两手间的温度渐渐变得相似——相同。

被那样一双异色的妖艳双眸第一次这样深情的凝视,哪怕是十年后的相似却陌生的那人,依然觉得自己脸上的温度非比寻常的高。

惊诧过后,云雀回过神来,为如此亲密的氛围而生气了,黑着一张脸。

“咬——”惯用的词还没说完,骸松开了手。

一瞬间,云雀觉得手上突然失去温度的空虚传到了心里,却突然被拥入一个怀抱,仿佛要将自己揉入对方的胸膛般的紧|窒,却意外的真实。他用这样真实的力度填补了自己心中的空落落。

窒息感再次出现。不像方才的因为“嫉妒”——就算他说的是事实吧,也不因拥抱太紧,而是心里的感情堆积的太多,堵在胸口,而他们的羁绊又太深,勒的生疼。

【终于终于,可以用我真正的身体拥你在怀了……恭弥】十年后,我终于得以这样叫你——恭弥、恭弥、恭弥、恭弥……十年的思念就这样化成两个字,恭弥——无数次的在心里重复。

“呐,我爱你哦,恭弥。”终于终于可以亲口告诉你我的心意。我爱你啊!!从过去,到现在,一直都……

突如其来的称呼,突如其来的告白,回荡在耳边的声音,微痒的气息,一切一切都让云雀不知所措,就这样任他无言的拥着自己,踌躇着抬起手,轻轻抱住,再收紧双臂。体温隔着薄薄的衣料传递,像刚刚相握的双手——渐渐地,同化为一个温度。

轻启薄唇:“其实你也没——没那么讨厌。”那个别扭的少年如是说道。

真实地面对自己的内心,云雀发现,“决心咬杀那家伙”在不断地追逐中,已经变成了一个借口,一个可以去追着他,一个可以去想他,一个可以去见他的借口。

【其实我知道的,你不讨厌我,恭弥,说“怕被你讨厌”什么的,只是为了听到你的辩解罢了,只这样,就够了。真的。即使不是喜欢,只要不被讨厌。我的要求真的不高】六道骸在心里苦笑着想到。

“我也还是……喜欢你的。”最后还是用了“喜欢”,爱什么的,云雀从来不曾真真切切的感受过。只知道像喜欢云豆,喜欢并盛那样,骸同样……被摆在了心里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上,至少对现在的他来说,是——最重要的人。

听到这里,心里是惊讶,是惊喜。没有想到,竟然会得到这样的答复。【一开始,只是自私地以为早一点对你说出口,让你早一点明白我的心意,可以早一点和你在一起,哪怕在十年后对十年前的你说,会改变未来。但,我希望,能有这样一个平行世界,我可以从开始便和你在一起,一起走到生命的尽头——十年,我等的真的好辛苦。】

“再见了……骸。”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这个略显陌生的称呼,至少,我可以自以为是地留给这个时代的你一点值得回忆的东西,哪怕简单如——一个称呼。

回到过去的时间到了,本来打败了白兰要回到十年后之前,大家都回彭格列基地了,只是不想和食草动物群聚,才回风纪的,反正装置程序在哪里进行都没有问题,想不到一回来就遇到这样震撼的画面。【唉,听了这些话,你要我如何对待十年前的你啊,真是欠咬杀。】

“嗯……再见了。”

“噗——”的爆破声伴随着一阵烟雾,怀里的少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身体比例都较大的另一个云雀——十年后的他。

回来后发现自己的处境,瞬间黑化——

“你在这里干什么……”


——TBC……

题目:家庭教师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1. 2010綛?%topentry_month>??31? 21:52 |
  2. [同人文]6918
  3. | 引用:0
  4. | 留言:0